第八十三章(1/2)

[娱乐圈]乙女的游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谈恋爱的宋梓舒是一朵向日葵, 围着自己的太阳, 这是赵寅城对和孔侑恋爱的宋梓舒的评价。

  谈恋爱的宋梓舒是自己的太阳, 不是独自绚烂,而是阳光普照,这是孔侑对和李朱赫恋爱中的宋梓舒的评价。

  赵寅城的评价只有宋梓舒知道,而孔侑的评价只有赵寅城知道。在宋梓舒打电话给李朱赫时, 赵寅城出去打了个电话给孔侑, 逼问不想说的人要是他不说, 就去问宋梓舒。比起在宋梓舒那边知道答案,孔侑宁愿自己告诉赵寅城, 他们输的不冤。

  冤不冤的都输了,这个故事已经画上句号此后就是同僚、未来可能会是看好的后辈, 也可能是关系亲近的妹妹,谁知道呢。

  与其关心未来会发生的事情不如看看当下, 宋梓舒就更在意当下, 当下的李朱赫是真的没什么综艺感这回事。

  1月26号,凌晨,李朱赫综艺首秀网络版。情侣们窝在沙发上用电脑投屏在幕布上看综艺, 首播赶不上就只能看网络版增加点击率了。

  李朱赫参加的《物以类聚》是个跟名字没什么太大关系,简单点理解就是换汤不换药的户外真人秀。不太一样的是,制作组搞了大场面, 固定成员多达十人,李朱赫是那十人之一。关于李朱赫为什么就跑去上综艺了宋梓舒倒是没问,理由无非那些, 增加曝光率是核心。

  事实证明李朱赫确实需要增加曝光率,因为c之一的朴明绣不认识他,那种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认识。

  宋梓舒看到屏幕里的那个帅哥脾气很好的说‘我会继续努力’后,扭过头问身边没那么帅的男朋友“他是真的不认识你还是做节目效果?”

  “不知道。”李朱赫压根没在看,他觉得这种事跟公开处刑一样,他压根不想看是宋梓舒硬要看,还硬拽着他看“你明天要早起,不困吗?”

  困是困,但那么精彩的画面绝对不想错过的宋梓舒让他专心点,介绍他呢。李朱赫没办法专心,也不想专心,女朋友洗白白之后香香软软的窝在他怀里,这个时候他是哪里有障碍才能专心看综艺?他出演的就更不想看了!

  一个想看,一个不想看,听谁的?能用语言沟通的时候当然是听女朋友的,但很多事情不用语言也能沟通,这大半夜的,自然就变成了男朋友的主场。

  主场变更带来的不止是频繁运动后的身体酸痛还有重复出现的地盘被入侵,不要想歪,是白天会发生的地盘入侵。李朱赫在宋梓舒刷牙的时候问她,他能不能带点衣服过来,虽然住的很近,可每天早上要来回跑也挺麻烦的。

  宋梓舒完全随便他,这位也不是第一次入侵她家了,别说衣服了,他整个家搬过来只要这边塞的下都行。李朱赫用一天搞定了‘搬家’,宋梓舒用一天拍完了她在整部作品里跟孔侑的唯一一场吻戏。也是这场吻戏宣告两人正式回归前后辈的关系,因为那场吻戏本来应该在杀青的那天拍。

  当初这个项目孔侑是抱着私心的,没在一起的时候想借着作品在一起,分手了想借着作品复合,他的私心就体现在杀青的那场吻戏上。凄美又浪漫的离别之吻,需要宋梓舒投入大量的感情,短时间她绝对出不了戏,那就是他的机会。现在这场戏提前拍,就相当于他放弃了这个机会。

  拍摄是有计划的,按照场次去定场地,棚内的戏还好说,临时要改户外戏还是重头戏对制作组是很麻烦的事情。那么麻烦的事情孔侑做到了,并且没有跟宋梓舒说一句那有多麻烦,导致宋梓舒知道改戏时一切都准备好了,她只要拍就行。角色本身需要的愧疚再加上改排期的行为让叠加的情绪淹没了她,她出不了戏。

  一如孔侑最初设想的那样,宋梓舒被角色的情绪困住了。跟最初设想不同的是,不管是孔侑还是赵寅城都没有出现,是故意的但也不是故意。是故意不出现因为现在的宋梓舒太脆弱也太容易乘虚而入,不是故意的是不想让宋梓舒陷入更麻烦的情景里。他们没出现是好事,理由说过了,他们没出现也是坏事,因为宋梓舒出不来。

  金美秀对宋梓舒出戏这个问题一贯报以让她一个人待一会儿自己就能缓过来的态度,别的她也做不了太多。如同以往一样,她等宋梓舒平静了,至少表面平静了没有再哭,就带着宋梓舒送她回家,想让她早点休息就能早点缓过来。

  李朱赫早上跟金美秀说了他要收拾东西可能没时间,让金美秀送她回来,实际上他在忙给宋梓舒准备的惊喜,忙的热火朝天还拖了兄弟一起忙。新上任的男朋友完全不知道女朋友被困在了角色里,更不知道他从宋梓舒那拿到的拍摄安排被修改了,最后一场重头戏被提前。

  金美秀他们在回来的路上时,李朱赫和权至龙刚刚把气球都吹满,权至龙摊到在沙发上实在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事。都不用说什么他也追过宋梓舒的废话,就算宋梓舒单纯就是李朱赫的女朋友,他也没必要做这种事啊,李朱赫难道就不能花钱找人来做吗?找人来做的还比他计划的要好呢,太土了!这都什么啊,十年前的言情剧都不这么拍了,跟上一下时代好不好!

  李朱赫那个在时尚爱豆巅峰地位的权至龙眼里土到爆的计划特别简单,就是气球、烛光晚餐,连个配乐的乐队都没有,放音响。就这配置,权至龙很是怀疑李朱赫到底是怎么追到宋梓舒的,还是宋梓舒难道很吃这套?不合理啊,那姑娘那么难追,吃这么蠢的招?

  “招不再老管用就行。”李朱赫让权至龙不要关注招数老不老,关键点在于“要经常做就没办法时时翻新。”

  权至龙从沙发上爬起来,趴在沙发背上望着在餐桌边调整香薰蜡烛的心形图案的李朱赫“什么叫经常做,这种招你还打算再玩一次?愚蠢的事情干一次还不够?”

  “亲故,你是花心渣男,我是会谈恋爱的男人,知道其中的区别吗?”

  “论渣男我们半斤对八两,你变成会谈恋爱的男人只是因为对象是宋梓舒而已。”

  李朱赫直起身笑他“我问的是,你知不知道区别。”

  亲故示意他有话说有屁放。

  面对亲故嘲讽一向开大的李朱赫告诉他人间真理“姑娘们在乎的从来不是惊喜有多么新奇,是不是有谁已经做过了,而是你把她捧在手心里的心意。”

  权至龙冷笑一声,让他睁大狗眼看看天花板上的那些‘心意’至少有一半是他创造的,而且“你这算什么心意,谁不会啊,你以为我没玩过。”

  “玩过不特别,每一个她认为是值得纪念的纪念日玩才特别。”李朱赫让他开动一下脑筋,渣男和大众情人本质上都一样格调却天差地远,区别就在这些细节里。搞一次新奇的惊喜喜完了就没了,不惊奇但时时出现的惊喜才能让她记得,让他和她渡过的每一天都特别的到值得回忆。

  自认为自己处在大众情人级别的权至龙对兄弟报以鄙视,讲半天“你有本事自己干啊!”

  “免费劳动力不用白不用么。”

  “绝交!”

  多年兄弟在此陷入绝交闹剧时,金美秀的车已经开到家门口了,男人们闹到一半被门口密码门按键的声音弄懵了,面面相觑不知道什么情况。

  权至龙慌乱的从沙发上跳起来压低声音冲比他还慌的李朱赫叫“你不是说她十点多才会回来么,外面天都亮着,她就算收工早也太早了!”

  “哪那么多废话,赶紧躲起来呀!”李朱赫伸手楼梯指让权至龙赶紧闪!

  闪是没办法闪了,人都到门口了,按个密码能按多久,宋梓舒家又不是什么单间面积很大的根本不够权至龙在外面的人进来前冲到楼上,连跑到楼梯前都够呛。权至龙往前冲了没几步,密码锁‘滴滴滴’的提示门开了,脚步立刻调转往最近的厨房冲,不管怎么说都得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权至龙找藏身地的那几秒,李朱赫手忙脚乱的想点蜡烛,占了半张餐桌的心形蜡烛哪能在几秒里点完,刚点了两根就听到提示开门的‘滴滴滴’,余光瞄到权至龙改道往厨房跑,急中生智迅速丢了打火机,疾步往门厅去。他打算先把宋梓舒忽悠上楼,让她换个衣服休息一下什么的,他再找机会下来把这一堆给弄好,正好也能让权至龙出去。

  李朱赫的想法本身没什么问题,问题出在回来的宋梓舒气压低的很不合理上。

  冲到门厅的李朱赫手都举起来准备给宋梓舒一个欢迎回家的抱抱,看到人胳膊就垂下去了,因为宋梓舒蹲在门口,眉眼都耷拉着,听到他过去的动静也只是仰头看了他一眼就没了。

  什么惊喜,套路,取得女人心等等,连兄弟都丢在脑后的李朱赫走到宋梓舒面前蹲下,柔声问她“怎么了?”看她不说话,试探着抬起手托着她的肩膀把人拉起来拥入怀,顺着她的脊背,猜“拍摄出问题了?”怀里的人垂着手靠着他的胸膛,没有回应。

  李朱赫摩擦她后背的手停在她的后颈,想着自己应该没猜错只是还差一点,他没往入戏的方面想是因为他知道今天宋梓舒拍的是哪几场。今天拍的都是相对轻松的戏份,他就是知道才在今天准备惊喜的,要不然拍情绪复杂的戏份宋梓舒不太有心情玩这个,那就弄巧成拙了。

  一时没办法确定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的李朱赫倒是能确定惊喜什么的最好不要让宋梓舒看见,低头亲亲她的发顶,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或者喝一杯。等了一会儿,感觉到胸前的小姑娘微微摇了摇头,暗叹一声,麻烦了。

  “我可能犯了一点错,我先跟你道歉。”李朱赫揉捏着她的后颈,放慢语速好随时在她会生气的地方停下“我准备了一个惊喜给你,等下你会看到里面都是气球,我”掌心下的小姑娘动了动脑袋,他便停下等她开口。

  宋梓舒的声音闷闷的“我只是没出戏,你不用道歉。”

  李朱赫微楞,摸摸她的后脑勺,顺着她的话说“那我应该做什么呢?”

  宋梓舒又不说话了,李朱赫却懂了,什么都不用做。

  什么都不用做也不可能让她就这么在门厅待着,李朱赫接过她手上的包放在鞋柜上,低声哄着她换了鞋子,搂着她的肩膀想带她上楼,宋梓舒却在走到客厅看到飘满天花板的气球时站住了脚,李朱赫跟着站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看到的是气球想到的是藏在厨房的权至龙。

  想到了权至龙还在厨房里藏着,李朱赫就拍了拍宋梓舒的肩膀示意她继续走,先把人送上去安全点。宋梓舒动了,不是继续往前去楼梯那而是转了方向往客厅走,李朱赫慢半拍跟上去,结果宋梓舒在沙发上坐下了。

  坐下了。

  坐下了,就没有再起来的意思,李朱赫懵逼了。宋梓舒往这一坐,权至龙就出不去了啊。先不说以宋梓舒现在的状态叫权至龙出来合不合适,光是他这边弄了个惊喜现场的半成品,参与者是权至龙,是不是有点奇怪?

  这下李朱赫倒是后悔之前没听权至龙的找团队来帮忙了,他本来没想叫权至龙过来当什么免费劳动力的,是权至龙自己撞上来的。他在准备惊喜的时候权至龙打电话过来说看了《物以类聚》的重播,笑他在节目里也太没存在感了,他才把人忽悠过来做苦力的,兄弟不就是用来坑的么。

  谁承想会搞成这样,尴尬了。

  李朱赫想东想西的不在状态,宋梓舒倒是什么都没想望着那些气球发呆,脑袋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两人在沙发上也不知道呆坐了多久一直没人说话,屋内□□静,以至于藏在厨房的权至龙以为外面没人,捻手捻脚的从厨房出来,原想着直接走来着,刚走到餐厅就看到沙发上的两个后脑勺迅速往后退。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音打破客厅的安静,沙发上的两人都看向茶几上的手机,李朱赫的手机,短信。宋梓舒继续看气球,李朱赫弯腰拿起手机,只扫了一眼,就想叹气。

  赶紧把人弄走啊,坐那干嘛呢!!!——权至龙

  李朱赫把手机反扣在腿上看向宋梓舒,轻声问她“要不要上楼?楼下被弄的挺乱的,我先收拾一下。”看到宋梓舒摇头刚准备换个理由就听她说“我帮你一起收拾。”

  “不用,我”李朱赫卡了一下“我找人来收拾吧,我陪你上楼。”

  宋梓舒歪头看着他,李朱赫讪笑,她看着他不说话,李朱赫的笑容在她的视线下渐渐消失,最终坦白“至龙也在。”说完立刻举起双手“我道歉。”本以为宋梓舒会说什么的,没想到宋梓舒什么都没说,连一句‘他为什么在’都没问。

  李朱赫有点奇怪,说她生气了吧又不像,没生气吧又差那么点意思,单纯说入戏,她那个角色也不是沉默寡言的性格啊,而且她今天应该没拍什么能让她入戏到回家还不能出戏的场次才对。

  不管宋梓舒在想什么吧,李朱赫都把权至龙交代出来了自然就不能让人还在厨房躲着,就起身去找权至龙了。躲在厨房的权至龙还在等信息呢,没想到把人给等来了,惊讶的看着他,超小声问他搞什么。李朱赫也不知道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只能跟权至龙说他跟宋梓舒说了他在,权至龙无语的很,早知道这样他干嘛要躲?

  厨房发生的事情宋梓舒并不知道,就像李朱赫也不知道拍摄更换了一样。李朱赫知道的是宋梓舒不太对劲,而宋梓舒知道的是,她需要做点什么,为了这一屋子的气球,也为了让整间屋子充满气球的人。

  刘惠静(女主角)在和恶魔的游戏里牺牲了自己,牺牲了她的爱情以为可以拯救对方,但他们都被恶魔玩弄。她不能那样,她不能在恶魔的游戏里被恶魔玩弄,更不能让自己变成恶魔,她喜欢那个人不是为了牺牲谁,不管是自己还是对方。

  宋梓舒出不了戏,角色把她带入危险的想象中,在那个想象中‘恶魔的游戏’等同于‘乙女的游戏’,这个有结局的游戏会以什么方式结局?她离开?离开之后呢?去现实里寻找李朱赫还是把这一切当一场梦?真正现实里的李朱赫还是她喜欢的那个人吗?就算是,那游戏里的李朱赫依旧‘死亡’了不是么,她走了啊,她走了,李朱赫怎么办?

  前后脚走回来的男人们刚走到宋梓舒面前就被她一句‘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给弄懵了,面面相觑。

  李朱赫还没说话,权至龙先被她脸上的表情搞的想歪了“你得绝症”话没说完就被李朱赫一巴掌打在后背上,超疼,疼的他龇牙咧嘴的。

  拍开兄弟的李朱赫走到宋梓舒面前蹲下,仰头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先回答我,我如果死了你要怎么办?”宋梓舒根本看不到权至龙,她现在满心满眼只有李朱赫。

  并不知道自己那么重要的李朱赫被宋梓舒的态度弄的有些慌,干笑“不能用这么认真的表情开玩笑我会当真的。”

  被情侣忽视的单身狗还是很有存在感的,权至龙反手按着背后还残留痛感的肩胛骨,让两人别玩什么悲情狗血剧“这年头就算是癌症都是有治愈机会的,怎么就要死要活的。”

  李朱赫偏头瞪了他一眼让他识趣闪人,权至龙不止没走反倒走过来了,宋梓舒此时才算意识到屋内还有个活人,盯着他看,看的权至龙忍不住低头摸了摸脸“干嘛这么看着我。”

  宋梓舒正要说话,一直处于搞不清楚状况的李朱赫灵关一闪抓到了关键点抢先开口“你今天拍的是哪场戏?原定的那些?”

  宋梓舒微楞,垂下头望着裤子上的花纹,低声道“我梦到了金在旭。”

  权至龙问了一句‘金在旭是谁’,没人回答他,李朱赫正在回忆梦到金在旭是哪一场,没一会儿就想起来那不是孔侑想搞事情的那场吗?这不是李朱赫把剧本背下来了,没那么夸张,纯粹是他看了拍摄场次后弄懂了孔侑的套路记忆格外深刻而已。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友情链接
锦衣之下,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xinyi199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min#qq.com